拉夏贝尔2013春装,拉夏贝尔春季新款

拉夏贝尔2013春装,拉夏贝尔春季新款

拉夏贝尔曾被称为“中国女装第一股”。图为2020年12月北京一家商场内的拉夏贝尔女装店。 (视觉中国/图)

“听说拉夏贝尔倒闭了,‘破产姐妹’给我冲!”

2021年11月24日起,成立二十三年的中国服装品牌拉夏贝尔忽然在各大社交媒体上“火了”:当日其淘宝直播间涌入超过40万人,小红书上该品牌“破产”“捡漏”“倒闭”等帖子不断涌现,相关新闻也冲上微博热搜。

这是因为前一天,拉夏贝尔在A股(*ST拉夏,603157.SH)、港股(6116.HK)均发布了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的提示性公告。三家拉夏贝尔债权人公司对其申请破产清算,其中两家披露的债务规模合计1219.66万元。

债权人认为,拉夏贝尔作为债务人,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,被申请人的情况已经符合破产的相关条件。

11月29日,拉夏贝尔方面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:公司现阶段最大的困难是面临较重的债务负担。

根据财报,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,拉夏贝尔负债合计38.61亿元,资产总计28.89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约为-8.97亿元。

拉夏贝尔已经资不抵债。

在天眼查披露的与拉夏贝尔相关的近700起案件中,加工合同纠纷与买卖合同纠纷占比近半。常熟市古里镇淼泉老陈沙发厂的经营者陈叙元也是其中一员,他的工厂从五年前就与拉夏贝尔合作,主要为后者旗舰店提供沙发等产品。

“拉夏贝尔欠我们款项将近100万,到目前一分钱都没有给,我和他们已经断交两年了,已经交给法律来处理。”陈叙元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开店、开店、开店

公司官网显示,拉夏贝尔成立于1998年,是一家定位于大众消费市场的多品牌、全渠道运营的时装集团。2003年,公司战略调整为直营模式,2011年改制为股份制公司,2014年于香港联交所上市,三年后在上交所上市。

辉煌时期,拉夏贝尔被誉为“国内发展速度最快的女装品牌”“中国女装第一股”,是国内首家A股+H股上市的服装公司。天风证券在2017年9月的研报中表示:拉夏贝尔市场占有率排名全国第三,占比达到5%,由于排名前两位的均为国际品牌,拉夏贝尔在国内服装品牌中排名第一。

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“按最高峰百亿营业规模来说,拉夏贝尔女装在国内至少能进前五名。”程伟雄曾担任美邦服饰(002269.SZ)、波司登国际控股(3998.HK)等多家上市鞋服公司高管。

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从2016年开始研究拉夏贝尔,他对南方周末记者感叹,“时也,命也。”这家公司赶上了中国服装产业的崛起,但在后续发展中并未做出及时的战略调整。

拉夏贝尔创始人邢加兴出生于福建省蒲城县,根据拉夏贝尔招股说明书,邢加兴出生于1972年,1992-1994年在福州苏菲时装有限公司担任业务主管。

上世纪90年代,福建服装产业正处在由OEM代工模式进入到自有品牌打造的黄金时期,“闽派服装”规模渐起,安踏、匹克、七匹狼、九牧王等一众品牌逐步涌现。

根据《泉州企业家》杂志一篇报道,1998年,服装代理工作很难继续扩张,邢加兴萌生了创立自己牌子的想法。27岁时,他创建拉夏贝尔,定位女装。

闽商“爱拼才会赢”的特征,在邢加兴和他的拉夏贝尔身上,体现为“不断用赚来的钱扩张新店”。

2009年,拉夏贝尔迎来了重要的外部投资——联想控股旗下的风险投资公司君联资本,在2009年10月下设公司GOOD FACTOR,这是专门为投资拉夏贝尔而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。

为什么投资拉夏贝尔?时任联想投资副总裁王勇在2010年接受采访时提到,“拉夏贝尔从去年600家店扩张到今年接近900家店,这个速度在行业里都是罕见的。”2012年,拉夏贝尔首次向中国证监会提交IPO申请,但以失败告终。

罕见的扩张速度仍在继续。2013年5月,高盛集团全资子公司宽街博华以3亿元增资拉夏贝尔。根据拉夏贝尔的港股年报,2013年其零售网点达到5384个。2014年10月,其在港股挂牌上市,但首日遭遇破发。

2015年10月,拉夏贝尔再次冲击A股IPO,仍然失败。“两次冲击A股IPO失败,导致了拉夏贝尔继续大规模扩张,以做大体量。”江瀚说。

根据拉夏贝尔A股招股书,2014-2017年上半年,公司直营门店数量从6887个扩张到9060个。2017年年底,门店数量达到9448个。

在2017年的年报中,拉夏贝尔写道:报告期内,公司共实现营收89.99亿元,为历史最高水平。当年10月,其股价触及历史最高的30.62元/股。

拉夏贝尔2013春装,拉夏贝尔春季新款

图为拉夏贝尔淘宝旗舰店的一场直播回放,当时有40万人观看直播购物。 (手机截图/图)

昔日中国版“ZARA”转型“卖吊牌”

高歌猛进之中,合作方早已感受到了拉夏贝尔的问题。

王衣是一家江苏的面料厂商总经理,他的公司2016年开始与拉夏贝尔合作,但在2019年,他终止了合作。他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,“这个公司付款太慢了,后来口碑不是很好,我们就选择不合作了”。他曾表示,就在营收创下历史最高水平时,拉夏贝尔货款拖欠的时间,可以达到一年之久。

程伟雄在2014-2015年的市场研究中发现,拉夏贝尔的问题主要呈现在:店多,但坪效不高,投入产出不成正比;店大,多品牌,但陈列重复化、产品同质化,库存周转有问题;市场全覆盖、全直营、重资产,经营包袱重。

财报数据显示,巅峰时期的2014-2016年,拉夏贝尔单店专柜每月的销售收入分别为7.1万元、6.33万元和5.93万元,逐年下滑。从2017年至今,拉夏贝尔百货专柜收入继续下降。

在江瀚看来,拉夏贝尔的问题早在港股上市前就已经凸显,2015年就曾经出现过业绩下滑。“2017年A股上市时,拉夏贝尔的问题就相当严重了。”

问题主要指向拉夏贝尔“增收不增利”的困局。2016年,其营收达85.51亿元,同比上涨15%,但净利润5.32亿元,同比下降13.54%。2018年,营收突破百亿,达到101.76亿元,同比上涨13.08%,但净利润却首次亏损,同比下滑132%。

邢加兴曾表示,公司开店速度虽然令人咋舌,但“店越多越好管理”,理由是有了规模效应后,就会降低成本。然而在互联网电商的冲击下,拉夏贝尔的单店管理并不如人意。

2015-2020年,拉夏贝尔的存货周转天数为215天、203天、216.7天、248.89天、236.62天和417.83天。而同为直营模式的优衣库和ZARA,存货周转天数均在80天左右。

对此,程伟雄和江瀚都表示,拉夏贝尔自比“中国版ZARA”,但只学到了ZARA的玩法,没学到ZARA的精髓。

“ZARA总部在西班牙,却能掌握中国每一家店面的实际库存。”江瀚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。

程伟雄认为,优衣库和ZARA的商品企划直接能够做到门店具体仓位,根据春夏秋冬、不同的波段波次,细化到单个产品的SKU(库存量单位)来决定上货节奏,而拉夏贝尔等国内品牌在商品企划上还无法做到标准化,在产能规划、渠道开发、上市节奏乃至具体门店的陈列仓位,都相对无序,库存周转存在问题。

“生意好就缺货,生意差就库存急剧攀升。”在程伟雄看来,正是无计划的商品企划、无序的市场开发、无标准的渠道面积等原因,导致存货周转天数严重偏高,带来的后果就是资金周转慢。

在门店数量奔向万家的同时,从2011年开始,拉夏贝尔从女装定位延展到多品牌、差异化发展战略。

2011年以前,拉夏贝尔仅有La Chapelle、Puella、Candie’s 三个女装品牌,到了2018年5月,根据天风证券当年的研究报告,其品牌数增加到19个,覆盖女装、男装、童装等全渠道。

在江瀚看来,每个新品牌都需要投入高额资源进行培育,而这些资源在很大程度上没办法有效地复用。多品牌、大规模同时培育,会给企业带来巨大压力,大量耗损企业的内部精力。

在拉夏贝尔品牌数量突破19个的同时,女装仍占其收入的八成以上。

在净利润自2018年连续三年为负后,2020年9月,拉夏贝尔宣布调整线上业务模式,走上了“品牌授权+运营服务”的道路,即“卖吊牌”,这种做法的代表企业为南极人。

但这种模式并没有短期从报表上挽救拉夏贝尔。江瀚认为,“卖吊牌”模式作为轻资产运营模式,最早起源于欧美的服装龙头,如阿迪达斯、耐克等。企业逐渐放弃自己不赚钱的生产业务,精力集中在品牌运营、营销及产品设计等上游业务上。

“轻资产运营模式最难的是产品品控,拉夏贝尔该学谁?”江瀚表示,如果不管品控,就会极大透支品牌的美誉度。

从财报来看,2020年,拉夏贝尔亏损18.40亿元,2021年前三季度,亏损2.89亿元,公司店面从高峰时期的9448家,减少至427家(直营+加盟)。

这意味着,拉夏贝尔从2014年开始,用三年的时间将店面数量增长突破9000家,再用三年半的时间,关闭店面9021家。

拉夏贝尔2013春装,拉夏贝尔春季新款

11月29日拉夏贝尔淘宝旗舰店的直播回放纪录显示,公告被申请破产后,其直播间动辄有五六十万人进入“捡漏”。 (手机截图/图)

面临退市风险

近年来,中国服装品牌呈现出两极分化,部分企业成为国潮代表,根据安踏体育(2020.HK)2021年中期报告,中国市场上,今年上半年安踏收入超越阿迪达斯。波司登的中期业绩显示,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6.4亿元,同比增长31.4%。

另一边,除了拉夏贝尔资不抵债,根据2021年三季度报表,近十家服装上市公司业绩处于亏损状态,如美邦服饰前三季度亏损1.25亿元。

拉夏贝尔折射着国产服装品牌的什么问题?程伟雄总结是“供需失衡的野蛮生长”。在他看来,上世纪90年代涌现的这些品牌不少是严重缺失品牌DNA的,充其量是流量品牌,重营销、重广告、重渠道,轻品牌、轻研发、轻精细化运营。

他认为,无论国际品牌还是国内品牌,如果在产品研发上不下功夫,是没有未来的。

拉夏贝尔2018-2020年年报的主营业务分析中,研发费用一栏为空。但同期,销售费用分别达到60.32亿元、51.75亿元、16.46亿元。销售费用中,员工费用占比最突出,2018年高达20.71亿元。

截至2021年前三季度,拉夏贝尔亏损2.89亿元,若第四季度无法扭亏为盈,结合净资产负值,拉夏贝尔将面临退市风险。

对于公司是否会进行破产重整,拉夏贝尔方面并未回应,其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:“公司将筹划债务豁免、债务打折、债务展期、以货抵债等各项债务解决方案;并通过剥离非核心业务及相关资产,强化应收款项及时回笼,加大库存清理力度,尽最大努力缓解流动性压力。”

针对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一事,拉夏贝尔在公告中表示,公司未收到法院有关本次破产清算的任何裁定,本次债权人申请公司破产清算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。

申请破产清算有三个主体:企业自身、债权人、出资额占企业注册资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资人。

京衡郑州律师事务所重整重组部主任张华欣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拉夏贝尔目前被债权人申请破产,是否进入破产程序,需要法院进行审查,比如举行听证会对是否符合破产条件进行相关论证,论证企业是否资不抵债、无法正常经营、到期债务能否清偿等,同时也会征求比较大金额的债权人意见。

审查符合条件后公司将正式进入破产程序。破产制度又包括清算、和解、重整三种模式。“清算状态下债权人的受偿率较低,重整的清偿率会比清算高一些,重整和和解会保留企业主体,这两种模式下企业的优质核心资产会将再次优化配置,同时经营管理模式也将进行转变。”

换言之,拉夏贝尔最终是否会进入破产程序,还需要一段时间,等待法院的审查结果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王衣为化名。)

南方周末记者 梅岭

公众号:fuyeying88(长按复制)

本文来自:落落,不代表展风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:https://www.zhantianz.com/115918.html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53337800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