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兔68亿收购百世,极兔68亿收购百世快递

记者 | 白帆

编辑 |

靴子终于落地。

10月29日,百世集团和J&T极兔速递(下称“极兔”)共同宣布,达成战略合作意向,百世集团将其在国内的快递业务以约68亿元人民币(合11亿美元)的价格转让给极兔。

转让完成后,极兔和百世都将开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。

对百世而言,要靠烧钱来维持的国内快递市场已经变成公司的负担,此次合作不仅让百世甩掉了包袱,还能获得一大笔资金来拓展新业务。

对于极兔来说,打开中国市场的大门只是第一步,要在这片红海中站住脚跟,还需要大量的网点、人才、业务资源,“接盘”百世无疑是一条捷径。

百世转型

百世有意出售国内快递业务的消息,在行业内流传已久。

最近几年,百世股价低迷,市值从IPO时的43.3亿美元一路下滑至8.2亿美元(截至10月29日收盘),国内快递业务拖累是一个重要因素。

百世快递自2016年正式更名以来,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2016-2021年亏损额分别为13.63亿元、12.28亿元、5.08亿元、2.19亿元、20.51亿元,5年间亏损总计53.69亿元。

2021年第二季度,百世集团的营收为为73.75亿元,同比下降5%。百世集团在财报中称,该减少主要是由于快递和货运业务部门的平均售价(ASP)下降,被快递和货运量的增长抵消了一部分。这意味着,随着中国快递市场价格战的持续,百世的快递业务在短期内看不到扭亏为盈的希望。

另一方面,国内头部快递公司之间的竞争已升级到基础设施和服务质量层面,提升网点覆盖率、增加自动化设备等等,成为每一家快递公司绕不开的支出。

缺钱,成了百世集团发展的瓶颈。

根据百世集团的年报,2016年其总负债为39.62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59.62%;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,这一数据已攀升至175.06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95.21%。

而在同一时期,顺丰的资产负债率为57.04%,圆通为36.2%,韵达为51.91%,申通为54.5%,中通仅为19.75%。

快递咨询机构双壹咨询总经理龚福照认为,在过去的几年中,百世投入大量资金与其他企业在国内快递市场展开竞争,但收效甚微,因此百世开始战略收缩,卖掉国内的快递业务,其实是在给自己减负。

他还表示,这笔交易换来的资本,可以用于发展百世的其他优势业务。

从这个角度看,百世在集团总市值仅有8亿美元的情况下,以11亿美元出售国内业务,的确是一笔划算的买卖。

不过,放弃国内快递业务这块难啃的“骨头”之后,百世将走向何方?

实际上,百世早已开始在供应链、快运、国际业务方面展开布局。百世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周韶宁明确表示,此次与极兔的合作完成后,百世将集中精力和资源,进一步推动供应链、快运、国际业务的深度融合,打造国际化的综合智慧供应链服务。

根据百世公布的2021年二季度财报,截至2021年6月30日,百世的快递、货运服务、供应链管理、全球业务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58%、19%、6.5%、4.3%。虽然快递业务仍占大头,但后三大业务的占比均较去年同期有所增长,可见百世正在转移业务重心。

以快运业务为例,百世今年4月份立下目标,2021年快运业务货量超1100万吨,同比增长32%;门店达22000个,同比增长25%;新开干线超520条,新增投入干线运力超1万吨。

而在供应链方面,今年二季度,百世供应链通过一系列举措使毛利率提高至9%,较上季度提升近4个百分点。

此外,百世也正在大力发展国际市场,尤其是东南亚地区。今年8月,百世借助菜鸟,启动了中国至泰国、越南、柬埔寨的全链路跨境直送服务;去年,百世同样与菜鸟合作,开通了中国至马来西亚、新加坡的跨境物流服务线路。

据百世今年8月公布的数据,今年二季度,百世在东南亚地区的包裹总量达3880万单,同比增长140.7%;国际业务收入同比增长63.4%,跨境寄递日单量已突破5万单。

极兔“接盘”

虽然国内快递业务已成为百世的负担,但对于后来者极兔,“接盘”百世这一块业务和相关资源,是在中国市场站住脚跟的捷径。

极兔68亿收购百世,极兔68亿收购百世快递

极兔速递于2020年3月正式进入中国,初期依托OPPO系原有网点、拼多多的巨大流量和不计成本的补贴,在通达系快递巨头的围追截堵下迅速崛起,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,成为快递市场上不容忽视的一匹黑马。

但是,靠价格战换市场的打法终究不可持续,如何继续扩大业务量、形成规模效应,是极兔眼下的当务之急。

目前,中通的日均单量约6300万单,圆通为4248万单,韵达今年第三季度的日均单量也突破了5100万件。而根据业内消息,极兔今年的日单量稳定在2000-3000万单,百世快递日均单量约2500万单,合并之后,二者的日均单量可达4000-5000万单,与通达系的距离大大缩小。

另一方面,百世的快递网络也是极兔当下急需的。

据百世快递的官方数据,截至2020年12月底,百世快递在全国拥有87个转运中心,49000多个末端网点。不过,龚福照指出,百世很多网点跟通达系重合,而且一直存在管理问题,爆仓、倒闭等情况时有发生。

龚福照认为,百世由于资金不到位,在扩大产能、场地、引进设备等方面比较被动。但有资本支撑的极兔并不担心这一点。

“在百世让位之后,极兔可延续之前的扩张途径,继续扩大网络覆盖率、产能等方面的投入,由此实现运力整合、成本下降的目的。”龚福照说。

极兔速递执行总裁樊苏洲也表示:“本次收购优势互补,可以优化双方在中国市场的末端网络布局,推进网络精细化运营。”

今年上半年,有消息称极兔完成了一笔18亿美元的融资,高瓴、博裕、红衫等领投。9月份,《晚点 LatePost》再次爆料,称极兔在春节前后开启了新一轮融资,计划融资额度为2.5亿美元,这笔融资现已完成。如果消息属实,现在的极兔可说是粮草充足,又拿下了百世的市场份额和网络资源,势必会给中国快递市场带来一轮新的冲击。

不过,企业整合也存在风险,极兔与百世在公司文化、企业管理、网点运营等方面能否成功磨合,仍有待时间证明。

公众号:fuyeying88(长按复制)

本文来自:唐洛,不代表展风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:https://www.zhantianz.com/116194.html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53337800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