剧本杀会有身体接触吗(剧本杀会有亲密接触吗)

剧本杀会有身体接触吗(剧本杀会有亲密接触吗)

玩家在体验剧本杀(受访者供图)

剧本杀会有身体接触吗(剧本杀会有亲密接触吗)

剧场表演已经成为剧本杀的重要环节(受访者供图)

文/羊城晚报记者 孙梓青 姜雪媛 实习生 胡煜苹

“这不是一个剧本,而是一段人生。”翻开剧本,玩家们将暂时告别现实生活,在之后的数小时内,化身剧本中的角色,共同演绎体验一段天马行空的人生……近年来,“百元买一段人生”的剧本杀风行,成为年轻人的“娱乐新宠”。

剧本杀是一种沉浸体验式的角色扮演游戏,玩家在游戏中会拿到自己的角色,成为剧本中的人物,并且在DM(剧本杀主持人)的带领下,体验故事,共“演”剧本。

年底,剧本杀又将迎来旺季。在小红书等网络平台上,部分商家还推出了剧本杀年会团建。不过,剧本杀行业的快速发展也伴随着非议。今年来,剧本抄袭,剧本涉及黄色暴力等负面新闻时常见诸媒体,而剧本杀店“井喷式”增加和市场的日趋饱和,同样为行业带来新的挑战。

有人一年多玩170余场,“代入感”是最大吸引力

“剧本杀也太像开会了吧!”“为什么……从宝贵的休息时间里专门抽出几个小时……开一下午的会?”在今年的脱口秀大会上,脱口秀演员庞博对剧本杀的吐槽一度登上微博热搜。那么,剧本杀的魅力究竟在哪里?

橘子是剧本杀的资深玩家,在接触剧本杀一年多的时间里,已经参加过170多场剧本杀。在她看来,剧本杀所带来的角色代入感,是最吸引她的地方:“玩不好的剧本,的确会感觉在坐牢,但如果剧本够好,整个过程和别人交流、互动,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。”通常一场剧本杀耗时会达4至6个小时甚至更长,而橘子玩得最嗨的那段时间,一周可以玩四到五场。

“当你被带入一段故事,就会进入一个和自己现实相差挺远的生活状态。”橘子说,“优质的剧本真的是让人体验到百味人生”。

橘子告诉记者,自己比较喜欢情感类剧本,这类剧本能够击中自己柔软的地方,让自己因为情绪而流泪。曾经有一场剧本杀描述了人物之间的友情以及最后各奔天涯的命运,最后的环节是为自己挑一个墓志铭,就给橘子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剧本杀有多火?据艾瑞咨询《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调研分析报告》,2020年中国剧本杀市场规模达117.4亿元,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达到170.2亿元。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广州目前的剧本杀店估计有500-600家,其中有约300家都在今年内新开,而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增加之中。

从剧作者到DM,共同“造出”梦境

“相比于电影剧本,创作剧本杀的剧本更加需要想象力!”主修电影专业的靳宝同样是剧本杀的剧作者,他告诉记者,创作一个剧本杀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。此外,人物的平衡和逻辑是否顺畅也是剧本创作所需要考虑的因素。

对于资深玩家而言,选择剧本比选择店家更为重要,一个口碑好的剧本往往能吸引更多的玩家。根据珍稀程度,剧本可以分为盒装、城市限定和独家,其中城市限定的剧本在每个城市限量发行,而独家则是“一城一本”,通常后两类剧本会被认为质量更高,也需要店家去竞争获得。

剧本被创作之后,会有发行公司负责剧本的宣发、内测以及进一步的修改。为了剧本宣发,行业内还发展出了剧本杀的展会:发行方在展会上带来新剧本进行宣传,而店家则可以参与内测和选本。从剧本创作到最终上市,中间可能长达几个月。

当剧本交到店家手中,DM(剧本杀主持人)还需要对剧本进行修改和二次创作。笑歌和老马都是颇有名气的剧本杀DM,在他们看来,DM不仅仅是主持,而且要“能说、会演、有耐心”,最重要的是具备对剧本的独特理解和二次创作能力。同样的剧本交到不同DM的手中,都会呈现出不同的最终风格和状态。

笑歌回忆了一个情景:某次出于剧情需要,他出演反派,拿着道具枪指着一位玩家,那位玩家因为入戏太深,“两只眼睛血红地瞪着我,我当时被瞪怕了!”

DM是Dungeon Master的英文缩写,但不少人也将DM称为是“造梦者”(Dream Maker)。“我觉得‘造梦者’这个词用得挺好。”笑歌和老马说,“在可能并不大的舞台,我们可以演绎不同人生的聚散离合、悲欢爱恨。在故事的最终,我们走出幕后,打开房间的灯光,集体向玩家鞠躬致谢,听见房间里响起的掌声,那一瞬间,感觉无论我们付出了什么都是值得的。”

剧本抄袭涉黄,行业乱象亟待解决

然而,今年剧本杀屡屡因为“负面”而出圈。此前《法治周末》曾报道,剧本杀市场野蛮生长,剧本盗版和抄袭频出;《法治日报》指出,剧本杀剧本盗版滋生,背后暗藏法律风险;新华社则报道,少数商家在游戏内容、场景设置等环节宣扬暴力、灵异,引发公众担忧……一时间,剧本杀行业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“大家都想来分一杯羹,那么剧本抄袭当然是最省时省力的办法。”在橘子看来,剧本抄袭已经成为行业发展中的严重问题。抄袭的方法有很多,有些剧本是抄袭已有的小说,有些是剧本之间的全盘抄袭和复刻,还有些是抄袭手法。

“我们在进入这个行业过程中,的确能够看到市面上出现所谓的复刻本或者说盗版剧本。”鹿林剧本推理社创始人邹观华认为,剧本发行方首先需要做好维权,而广大经营者也应该自觉抵制盗版,通过正规渠道购买剧本。

小萌新是国内最早的一批剧本杀玩家,如今她自己经营的剧本杀店“纭梦馆沉浸式剧本杀”在广州小有名气。作为从业者,她告诉记者,正版剧本和盗版剧本之间的价格相差数倍,而目前打击盗版还是只能靠店家之间的监督和玩家的自觉抵制,缺乏强有力的手段。

“曾经,书籍、碟片同样盗版泛滥,我相信可以用处理盗版书籍和碟片的方式打击盗版剧本,维护知识产权。”小萌新说。

剧本涉及黄色暴力的内容,同样是引发争议的行业现象。“剧本杀可以给到玩家荒诞离奇的故事,但绝不应充斥着下流和低俗!”小萌新向记者表示,“这样剧本并不多,但一颗老鼠屎会坏了一锅粥。”

“的确有消费者追求刺激,但是我们不能无条件迎合客户。”邹观华说,“店家一定要把控好尺度,否则行业必然走不远。”

“和很多行业一样,行业大了自然就会有乱象,但我相信这些乱象一定是极少数的。”老马表示,“小部分剧本哗众取宠,永远成不了行业的主流,一定会越来越少。”

实际上,涉黄涉暴的剧本,已被行业内大多数人自发抵制。靳宝告诉记者,在他最近参加的剧本杀展会上,这类剧本的销量并不好。

但是小萌新坦言,目前规范行业只能靠店家和玩家的自觉和自我约束,她期待未来能加强监管,对剧本杀的出品进行把控:“我是非常希望有关监管部门能够介入到这个行业,我相信在监管部门的介入下,剧本杀会变得更加有正能量,更有意义!”

实际上,在有些地方这样的监管已经开始。今年11月,上海市发布了《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备案管理规定(征求意见稿)》,对故事剧本、设定的故事情节做出十条约束。而在今年3月,“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沉浸式剧本娱乐专业委员会”正式成立。

“希望大家能对这个行业的偏见少一点。”老马说,“剧本杀还是个小孩,需要我们所有人一起去照顾他。把剧本杀这个行业引导到更好的方向上,是我们现在要做的。”

行业面临淘洗,“剧本杀+”或成发展新方向

“蛋糕就这么大,或许现在大了一些,但是涌进来想分这块蛋糕的人已经太多,而很多人可能并不具备应有的素质。”橘子对现在剧本杀行业井喷式的发展表达了隐隐的担忧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已两三个月都没有遇到好的剧本。笑歌和老马同样认为,目前广州的剧本杀市场已趋于饱和。据了解,不少开业仅半年的剧本杀店已濒临倒闭。

作为店主的小萌新对此持不同的观点:“虽然几年间剧本杀店的数量翻了几十倍,广州剧本杀行业还没有到内卷的阶段。”

小萌新认为,与其是同行恶性竞争,不如是同行一起将剧本杀的市场做大,吸引更多的玩家。以往剧本杀总是被贴上“小众”的标签,她希望更多从业者的努力能把剧本杀更好地推向市场,让剧本杀从“小众”走向“大众”。

作为资深的DM,老马正在筹备他的剧本杀新店。“我有在这个行业长期发展的打算。”老马说,“剧本杀是做内容产出的行业,必然存在其行业的前景性。”在他看来,因为冲动而涌入赛道的剧本杀店会被慢慢地淘汰,而“内容产出”才是立足于行业中的核心竞争力。

“剧本杀能够满足人类的社交需求和文化需要。”小萌新对行业的未来充满信心,“剧本杀是文化产业,而文化产业一定是未来的主流。”

在她看来,“剧本杀+”将带来更多新的可能。她向记者举了个例子:一家房地产商曾将“剧本杀+解谜”放到了自己的样板间里,购房者在参与互动、挖掘谜题的同时,也熟悉了户型,剧本杀此时就起到了很好的营销效果。

“剧本杀+教育”是她最看好的方向。很多年轻人不喜欢阅读,但剧本杀实际上提供了一个沉浸式阅读和学习的场景,特别是一些历史题材和家国情怀的剧本,往往能够引起玩家的思考和学习兴趣。她告诉记者,最近一个剧本以先秦诸子、百家争鸣为背景,有DM在玩完之后对这段历史产生了兴趣,特意去找来更加专业的资料去学习。

“中华上下五千年,每一个时代都有值得被铭记的故事,放眼全世界,可能没有第二个国家比我们更适合做剧本杀。”笑歌在采访的最后说,“剧本杀行业的终章,最后发展出的产物会是什么,没有人能给出肯定的答复。但当它出现的时候,我们也许会作为第一代剧本杀人,见证它的诞生。”

来源: 羊城晚报

公众号:fuyeying88(长按复制)

本文来自:天诺老吴,不代表展风网立场!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53337800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