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2021年5月22日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“共和国勋章”获得者、“杂交水稻之父”袁隆平在湖南长沙逝世。

这位伟大的科学家,离世一年了……

2022年5月22日,袁隆平铜像在三亚市海棠区水稻国家公园袁隆平纪念园落成。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袁老逝世一周年

家人含泪为他歌唱

“一条大河波浪宽,风吹稻花香两岸……”

近日,有网友分享了袁隆平逝世一周年祭的现场视频。

视频中,可见袁老的墓碑,以及他的家人们。

最令人动容的是,袁老的家人们围着墓碑,以唱歌的方式纪念袁老。

倾听他们的歌声,人们不禁潸然泪下。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在袁老逝世一周年之际,袁老的妻子在家人的扶持下,来到陵园,纪念袁隆平老先生。

简单的纪念活动后,家人为袁老唱起了他生前最喜欢的歌曲:《红梅花》。

接着,袁老的家人们又继续为他唱了《我的祖国》、《送别》等歌。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袁老是一位浪漫的科学家!家人们用歌唱的方式纪念他,也许正是袁老生前的希望……

袁老之所以伟大,不仅仅在于他卓越的贡献,还在于他清楚地知道,自己只是一个农业科研人员,淡泊名利、安安静静地研究杂交水稻,就是人生最大的追求。

其实,袁老不是不讲政治,而是远离庸俗化的政治。他一生追求,就是让所有人免于饥饿,这是属于他最大的政治。

袁老不慕官位,甚至主动辞官,也给有关部门提了个醒:

对那些潜心研究的优秀科研人员,不必刻意送上“官帽”,而要为其保留一张安静的书桌。毕竟,官员易得,大师难觅!

在名牌大学学子们争相报考公务员的今天,袁老的选择,无疑更具有独特的标杆性意义……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曾任副部级“高官”

袁老后来辞了

2013年,袁隆平当选为湖南省政协副主席。但三年之后的2016年初,他便辞去了这一副部级职位。

他说,要把毕生精力全部投入到超级杂交水稻科研与推广中去。

“已经有好几年了,我都忙于研究,在省政协没做什么事情,没起什么作用,徒有虚名,这样的话还不如辞去头衔,踏踏实实搞我的科研。”

袁隆平如此坦然,在他看来,这个选择再自然不过。

在2016年的全国“两会”上,不少媒体注意到,作为全国政协常委的袁隆平再次请假,而且已经连续缺席三次。

袁老缺席重大会议,是因为他离不开自己的超级稻。

对外人的不解,他这样解释:

“每年三月上旬,都是基地育种和攻关最紧张的时候。而今年,有两项非常重要的任务,我必须要做。”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袁隆平2006年在中心试验田

母亲曾告诉袁隆平:“上帝给你的不会太多。”

袁老也认定一个道理:“一个人一辈子做好一件事,就足够了。”

袁老曾经把自己比喻成一粒种子,后来又改变说法,称自己“是一株水稻”。

他也曾多次阐述称,自己本来就根植于红土地,在阳光照耀和雨露滋润下,甘愿奉献给人民沉甸甸的稻穗。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他勉为其难

当了个省农科院“名誉院长”

袁隆平参加完国家科学大会回来后不久,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荣誉纷至沓来。其中许多都是重量级的,如:

农业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

中国作物协会副理事长

中国遗传学理事

湖南育种学会副理事长

……

可是,袁老还没顾得上品味一下荣誉加身的感觉,湖南省委组织部的一位领导就找上门来,和他商量入党的问题。
袁隆平这些年,苦心孤诣地做育种工作,工作态度令人钦佩。

那位部领导本来以为,袁隆平会非常爽快地答应下来。但是,他得到的却是袁老委婉的拒绝。

袁老对这位部领导说:

“我连党章都没读过,对党的知识也缺乏了解,再加上我自由散漫惯了,这么仓促地入党,恐怕有些不合适!”

部领导听罢袁隆平的解释,不由得笑道:

“那么多人挖空心思,也要入党。甚至有的人以党员的名义,背地里干着损公谋私的勾当。可是你却认为自己不够格,这得让多少不合格的党员汗颜啊!”
据说。善于做思想工作的部领导,反复说明,仍然没能如愿。

见袁老不同意入党,这位部领导又退而求其次说:“你不入党可以,但要有当干部的准备!”
这位部长征求袁老的意见,并建议他考虑担任湖南省农科院院长。

要知道,省农科院院长可是正厅级,说它位高权重并不过分。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听完部长的建议,袁老真是着急了。他说:

“我就是一个搞科研的,不仅对政治不懂,而且对管理不会,怎么能当好这个农科院院长?再说,当官可比入党麻烦多了!”

面对袁老,这位部领导懵了。

他怎么也想不到,袁老竟然不愿意当官。

后来,这个部领导终于明白:袁老拒绝当官的原因,就是为了一心一意搞自己的科研。

对于执著追求科研的科学家袁老,如果从政当官,则必须履职尽责,也必然会被事务缠身,势必影响他全力以赴的水稻杂交育种工作。而且,对袁老而言,当时只是杂交水稻研究工作取得了初步成功,还有许多方面需要深入研究,还有许多方面亟待完善。

终于,那位部领导被袁隆平感动了。他说:“你可是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,如果得不到重用,我们对领导、对人民也没法交代,这样吧,农科院名誉院长,你总得当一下吧!”
袁隆平对这个提议实在难以再次拒绝,他不得不当上了农科院的名誉院长。

袁隆平回到家里,向妻子邓哲说明了事情的经过:“我想听听你的意见,我是不是应该当官?”

邓哲道:“你自由散漫惯了,搞科研还成,当官一定不是个好领导!”

知夫莫若妻,邓哲果真是袁隆平的知己。
袁隆平经常有一句话挂在嘴边:我不在家,就在实验田;不在实验田,就在去实验田的路上。

袁隆平的脑海里,全都是“杂交水稻”四个字,如果让他当官坐办公室,撇开能不能干好不说,弄不好他会坐出病来的。
袁隆平笑着对妻子说:“有了你的支持,我的心里就更有底了!”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他最重视的职位:

湖南杂交水稻科研中心主任

袁老没有入党的消息,还是被传了出去。没想到,因为非党身份,他又遇到了麻烦。

不少民主党派都安排人员,找到袁隆平,要求他加入自己的党派。这些人的好意,无一例外都被袁隆平婉拒。

后来,虽然袁老又一次当选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,但他屡次请辞,最终成功辞去。
虽然袁隆平是全国政协常委、湖南省政协副主席,但是,他并不热衷于那些,向相关组织提出了自己“约法三章”,具体就是:

除了特别重要的会议,一般活动不要通知他参加;

即使通知到他,他也可以不参加!
袁老视权力如过眼云烟,视“官帽子”为不必要的累赘。他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务实的科技工作者,为了搞好育种,他可以抛开一切虚名和权势。
可是有一个职位,袁隆平却一直干得乐此不疲,那就是:湖南杂交水稻科研中心主任。

因为有了这个职位,他才可以在杂交水稻领域大展拳脚!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他不带博士生

不喜欢纠缠于人际关系

在纪录片《时代我》的最后,记者问袁老先生现在最关心什么?他一如年轻时的自己,落地有声地回答:“最关心杂交水稻。”  

袁老的荣誉、头衔,不计其数。

但对于他,只有土地,只有稻田,才能为他带来最真实最充实的感觉。

袁老曾经说过:“只有下田,才最快乐!”

土地和稻田,既是属于他的战场,更是不能让他稍许偏离的信仰。

在袁老获得“共和国勋章”那一天,镁光灯前没有他,主席台上没有他,宴席之上仍然没有他。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袁老在哪儿?在田间。

那个时候,袁老心心念念的水稻,正处在对花的重要时期。

那天,袁老在稻田中,拿着水稻说:“花开得好好。”

这条消息,当晚就上了热搜。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他不喜欢和人打交道,不喜欢带博士生,不喜欢纠缠于复杂的人际关系。

在一段采访中,记者问,会不会带博士生?

袁隆平连忙直摇头。

“这麻烦得很,会死脑细胞的。”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记者继续问,“您团队下面都是精英,好不好管?”

这真是一个致命的问题,怎么回答呢?袁老愁得直挠头。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在管理与科研之间,袁老果断地选择了科研。

“管理”往往意味着权力,但是对“管理”这个事,袁老怎么舍得投入他宝贵的精力和时间?

对袁老来说,最自在、最开心、最满足的,是沉浸于自己钟情的科研。

袁老的一天日程一直是这样安排的:

每天上午9点,准时来到办公室,开始一天的工作

中午1点,回家吃饭午休

下午4点,回到办公室工作到下午6点

只要是水稻的生长期,袁老每天必定亲自下田观察。

曾经,袁老打着赤脚走来走去,这个特殊的现象被某农校的好奇的学生发现了。

他们问袁老,这是为什么?

袁老的回答简单而又朴实:只为方便下田。

人们印象最深的是1987年秋季,获得英国让克基金奖之后,袁老兴高采烈地在全校教职工大会上发言,竟也是打着一双赤脚。

直到去年年初,袁老还坚持在海南三亚南繁基地开展科研工作,为了更多人能吃饱饭,他一刻都没有停下来。

据医生透露,去年3月10日,袁老在三亚杂交稻研究基地摔了一跤,引发身体不适。4月7日,转到长沙住院治疗。5月22日,因多器官功能衰竭,13时07分在长沙逝世……  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2004年《感动中国》,给袁隆平的颁奖词这样写道:

省政协主席有权利吗

是的,正如“颁奖词”所言,袁老就是专注于田畴的“一介农夫”。

他心中只有水稻,只有让所有人都能吃得饱。

权力、财富、地位,乃至其他人认为的所谓天下大事,在袁老都是身外之物,甚至累赘。

但是,袁老留给人类的财富,生生世世,享用不尽……

公众号:fuyeying88(长按复制)

本文来自:唐洛,不代表展风网立场!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53337800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