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好(国企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更好)

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好(国企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更好)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好(国企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更好)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好(国企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更好)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好(国企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更好)

民盟

九三

今天,跟你说说民盟和九三的缘份

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好(国企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更好)

德珩

我当过民盟联络部副部长

1980年,许德珩开始写回忆录。说到民盟,老人家讲了这么一段话:“1941年春季的一天,周恩来同志在重庆俄国餐厅约各党派的领袖(反动党派除外)吃饭,如张澜、沈钧儒、黄炎培、许德珩、章伯钧、罗隆基、张申府、梁漱溟等,均在被约之列。周恩来同大家说:当前人民群众和各党派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强烈不满,有必要声张民主,反对独裁。我们经过研究,认为有必要组织起来,成立中国民主政团同盟。我被推为该组织的联络部副部长。

许老写回忆录的那一年已是九旬老人。他的孙子许进说:“四十年代在重庆,日本人的飞机把他的住所炸平了,只从废墟中捡出几件衣物,其他全部化为乌有。抗日战争胜利后返回北平,他发现存在北平的书籍、手稿全散失了。他写回忆录主要靠他的记忆。”许老自己说:“因我年岁已大,有些事记不清楚,甚至记不起来,有些事在记忆上恐怕还有错误,恳请识者指正。”

我翻遍所有史料,找不到许老说他是民盟创始人的出处,也没有他说的那个民盟联络部。

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好(国企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更好)

移今

听笪移今讲他和民盟的关系

1988年深秋的一天,在溧阳路一间老式公寓房间里,身着短衫的我,坐在穿着毛衣的笪移今先生对面,静静地听他讲述和民盟的关系:

1944年我在重庆一家银行工作,与邓初民居住的半山新村相邻。邓先生是一家刊物的主编,我经常投稿,因此与邓相识,常去他家求教。我们相识不久,邓先生介绍我参加了民盟。

46年3月我随银行迁回上海。当时潘梓年已在上海,住正南京西路587号,我常去他住处和他谈政治形势。他介绍我和许涤新联系。我和许谈及邓初民介绍我参加民盟,许涤新说:民主党派是国民党统治区的政治游击点,凡是能够参加的民主党派,我们都可以参加,这样我们就可以多听些不同意见,多了解些各方面的情况。

这一年复秋之交,楚图南由昆明到上海,我和褚辅成打召呼,推荐他去上海法学院任教。民盟被国民党当局宣布为“非法团体”后,褚老想方设法保护楚图南的安全。楚离沪去港后,在褚老的关照下,上海法学院每月派人将楚的工资如数送到他夫人手中,直到上海解放。

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好(国企民盟和九三学社哪个更好)

安平

九三、民盟我都参加吧

新中国成立不久,储安平便参加了九三、民盟。他说:两边都请,就两边都参加吧。

根据韩戍撰写的《储安平传》,储先生应是1950年下半年参加民盟的,介绍人是费孝通和潘光旦。费孝通、潘光旦是储安平的好友。储望华在《怀念我的父亲储安平》一文中说:“费伯母的热情招待,我有很深刻的印象。潘光旦教授独脚,却精神乐观豪爽,其夫人亦特别娴慧好客,对于小孩子的我们来说,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。”

虽说储安平与民盟好友交往甚密,但论党派,他和九三关系更深,1952年即当选九三中央候补委员,1956年又任九三中央委员、宣传部副部长。

公众号:fuyeying88(长按复制)

本文来自:天诺老吴,不代表展风网立场!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53337800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