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有人找我带货可以吗(抖音上有人找我带货)

编辑导语:315晚会落幕,网友纷纷大喊“塌房”,许多产品都被爆出令人发寒的消息。不仅如此,直播打赏和直播带货中的骗局也接连被曝光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本篇文章针对直播间打假展开了一系列的讨论,快来一起看看吧。

抖音有人找我带货可以吗(抖音上有人找我带货)

2022年央视3·15晚会,一开场就接连曝光了直播打赏和直播带货中的骗局,矛头直指“假”。

第一个被曝光的是“女主播背后的秘密”,“打赏大哥”为女主播豪掷千金,只为能和女主播聊天,没想到,手机背后叫他们“老公”的,竟是男运营。

在另一批直播间,上演的是翡翠直播的江湖骗术,商家与主播用演戏砍价、出血砍价的方式演双簧,骗取消费者信任,诱导其购买,再将货品调包成假冒伪劣商品,寄给用户。

目前,被央视点名的MCN机构聚享互娱官网处于无法访问状态,涉事旗下主播“伍伍”的账号已被抖音平台封禁。

另被曝光的“石力派翡翠直播间”,在被晚会曝光时,正在点淘APP上直播,随着大量用户涌入直播间留言“315晚会正在曝光你家”,该直播间在当晚20点32分中断,目前也搜索不到该直播账号。

事实上,这两类直播骗局早已存在。

除了打赏骗局、演戏直播,开菠萝财经过往的报道中,还有以慈善名义卖假珠宝的卖惨直播,以“选妃”、互骂为噱头吸引打赏的猎奇直播,假扮民工、环卫工人等底层人士的“伪乡土直播”。

由于虚构身份、长期渲染卖惨风气、内容低俗且恶意博眼球、诱导用户打赏,涉及到上述“骗局”的直播间和主播被抖音和快手平台大量封禁,过去一年就达数万个。

随着直播兴起,直播间打赏、直播带货快速发展,但一些乱象、套路更是层出不穷,3·15的曝光必然会唤醒消费者在直播世界的维权意识,接下来,直播行业能否进一步规范发展,主播、MCN机构、平台会在后期做出哪些整改和调整,才是关键所在。

一、男运营假扮女主播,嘘寒问暖骗打赏

“打赏大哥”怎么也想不到,手机那头每天和自己说“老公,我想你了”的,竟是个男人。

3·15晚会曝光的这一乱象,牵出了一家名叫聚享互娱的MCN机构,号称“全国十强直播公会”,在全国范围内下辖30个多分公司、工作室和3000多名签约艺人、2000多间直播间。

这家MCN的运营特点是,每一个直播间都有一名男运营,负责用女主播的微信号与“打赏大哥”聊天,哄骗其刷礼物。而招聘男运营,是因为“男人更懂男人”。

类似的机构还有成立不足一年的华亿播商贸有限公司,以及亿泰传媒有限公司。

这些公司的男运营们,为了诱导粉丝多刷礼物、多打赏,不仅把女主播的头像和色情视频通过技术手段进行嫁接后发给大哥,每天写嘘寒问暖的“小作文”拉近感情,还会安排旗下主播连麦PK,让大哥比拼打赏。

比如在规定时间内,双方粉丝可以刷礼物支持自己喜欢的主播,主播发嗲求助,不断刺激粉丝掏钱打赏。以抖音为例,一个“嘉年华”礼物4000多元,一个“帝王套”(将全部礼物以最大数量送出)约20000元。

在背后冒充的男运营能从主播打赏流水中抽成20%,月收入能达到1-2万元。

抖音有人找我带货可以吗(抖音上有人找我带货)

男运营将女主播和色情视频嫁接,发给大哥

图源 / 3·15晚会截图

打赏者不光有富豪,还有大学生和农民工。对于大学生,运营也有“手段”,哄骗大学生把饭卡套现,把“信用卡和借贷干空”来打赏。有个大学生每天给主播刷1000多元的礼物,男运营嘲笑道,“这种人我往死整他们”。

抖音有人找我带货可以吗(抖音上有人找我带货)

男运营提到,曾哄骗“大哥”借贷打赏

图源 / 3·15晚会截图

北京市中银(南京)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曹伟称,上述主播和运营的行为属于诈骗行为,即以非法占有财产为目的,虚构身份,使被害人陷入错误的认识、造成了财产损失。

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李圣主任律师补充道,使用欺诈方法骗取数额超过2000元的财物,是明显的诈骗。

按照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,可以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。传播淫秽物品者,轻则治安处罚,如果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,情节严重的,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

截至发稿,聚享互娱官网处于无法访问状态,涉事主播“伍伍”的账号已被抖音平台封禁。

近年来,为了迎合用户喜好、推高直播打赏的费用,伪造人设、低俗猎奇的网红和主播并不少见。

开菠萝财经曾报道过不少这样的案例,例如网红“香嫂”假扮环卫工人占住机动车道跳舞直播,一度热度颇高的“人类高质量男”徐勤根,一边直播“选妃”、一边向粉丝收取高额进群费;扮丑抠脚的网红“郭老师”等,后期都被全网封禁。

最典型的网红要数“铁山靠”了,在直播时经常说脏话、“调戏”女主播,还曾在直播时当众尿尿、并用尿洗脸。很难想象,他在账号被封前,不过2个月就在抖音坐拥1278万粉丝。

李圣称,直播间出现猎奇、卖惨等低俗内容,一方面应该要求主播自律,另一方面平台也要加强管理,净化网络空间。

二、有剧本有演员,演戏带货“割”不停

3·15晚会曝光的另一直播乱象是典型的演戏带货。翡翠商家们抓住用户买便宜货的心理,在直播中安排演员、设计剧本,行江湖骗术。开菠萝财经总结发现,这些商家主要通过三种手段“行骗”,套路层层递进。

首先是编造身份。在永德祥玉器直播间,主播们编造出自己的工厂主身份或实体店主身份,称因此有价格优势,获取粉丝信任,但实际上却是,将一款进货价88元的玉佛,卖出198元的高价。

抖音有人找我带货可以吗(抖音上有人找我带货)

主播虚假的工厂主人设

图源 / 3·15晚会截图

其次,直播时有人扮演“货主”,与店主进行双簧表演。在“石力派”直播间,每当货主报出高价、主播准备替粉丝砍价时,商家都会把暗码所代表的底价打在计算器上展示给主播,然后双方煞有介事地表演砍价,吸引用户下单。

与此同时,还有大量直播间对直播场景进行伪造。承泽翡翠直播号称将砍价现场搬到了原产地缅甸,实际上所谓的“缅甸翡翠市场”是办公楼改造的。

更为疯狂的腾冲罗旺珠宝公司,利用“那火直播平台”直播,假装主播“偷渡”过边境,与缅甸货主“走私交易”,将200万的原石砍到19万。

抖音有人找我带货可以吗(抖音上有人找我带货)

主播自称在偷渡的路上

图源 / 3·15晚会截图

直播中的原石只是公司从市场上借来的道具,等到粉丝拍下付款,客服则会诱导粉丝同意将原石切开做成成品,然后在市场上找个材质看上去大体相当的廉价成品寄去,后期无法退换货。

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被曝光的腾冲罗旺珠宝行成立仅半年,永德祥玉器店在2020年仅有2人从业,承泽珠宝公司现已注销。

实际上,在直播带货中,有剧本的演戏式带货是一种典型的骗局。

曾经拥有809万快手粉丝和590万抖音粉丝的殷世航,在2020年末曾用一场“选妃式”求婚直播,卖出了800万元的纸巾。之后他总是一边在直播间上演着各种分手、复合、再分手、复合的情感大戏,一边带货。

另一位卖惨主播“权哥讲情感”,就曾在2021年年初,以搞慈善的名义,称要帮助两个住院开刀的孩子,把不负责任的父亲在珠宝厂里的珠宝强行拍卖,每件售价只要原价的十分之一,所得款项全部用来资助孩子。可消费者收到货后发现货不对板。

目前,殷世航和“权哥讲情感”已被平台封禁。

2021年下半年以来,杨子黄圣依夫妇等明星,也在直播间开启“演戏式”带货,与商家演双簧砍价。

作为直播商家,利用演戏售卖假冒伪劣产品的行为或涉嫌诈骗。2020年9月,山东临沭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直播卖惨案件,被告人傅某借离异身份,装穷卖惨、直播骗钱,最终以有期徒刑三年、罚金十万元的代价,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买了单。

曹伟指出,根据《民法典》,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,应当遵循诚信原则,上述演戏直播,视情节具体情况,轻则构成民事欺诈,重则构成诈骗,需承担刑事责任。

李圣则称,主播和平台有责任做到一定期限内的无理由退货,如果平台缺乏监管,甚至明知是演戏带货还不封禁,应该对消费者承担连带责任,行政监管机关应该对平台进行处罚。

三、畸形直播套路深,究竟何时休?

可以看到,直播经过一道道的套路包装后,已经变成一部分人欺诈和敛财的工具。

主播在直播间卖力表演,诱导用户在直播间消费,或打赏或买货,不论是哪种方式,都已经脱离直播的本质,对行业发展无益。

这些虚假运营、演戏直播的套路并不新鲜,但总有人依旧在用老套路获得打赏、售卖劣质产品。直播电商从业者徐欣认为,说到底,还是因为这种方式能赚到钱。

在他看来,直播本身是一种内容形式,能把这种内容做得有意思,考验的是主播团队的才艺和创意。从观众的角度出发,他们看直播,一开始的目的更多是带着消遣、猎奇或者娱乐的心理。

“当消费需求不明确,有些不良商家和主播就开始靠线下维护、线上剧本的方式,去刺激消费者消费。”徐欣称,一旦尝到流量的甜头,没有一技之长的主播想继续收割,就开始不断突破底线。

有行业人士指出,问题是,当虚假猎奇的剧情被当成财富密码一再使用,消费者对包括网红、明星在内的主播群体的信任度被透支,到底还会有多少人愿意再去直播间消费?这会不会带来一些不好的示范效应,导致劣币驱逐良币?一些真正想长期经营直播事业的主播和机构,又该如何不被误伤?

实际上,有关部门的监管及平台的管控早已在进行中,停播、封禁,成为直播行业过去一年以来的关键词。

比如,早在2020年11月,快手就发布公告表示将严打演戏炒作直播卖货,违规者将面临扣除电商分数、封禁账号或小黄车、缴纳违约金等处罚。

2021年3月,抖音发布公告称,平台已对卖惨带货、编造离奇故事、演戏炒作等行为进行违规处罚。近30天内,平台共处理相关违规直播间446个,封禁违规账号33个。

同年8月底,文化和旅游部出台了直播行业管理办法。其中一条规定是,网络表演经纪机构(即MCN机构、主播公会)不得以虚假消费、带头打赏等方式诱导用户消费,不得以打赏排名、虚假宣传等方式炒作网络表演者收入。

同时,MCN机构和主播也被要求不得以语言刺激、不合理特殊对待、承诺返利、线下接触或交往等方式诱导用户消费。

李圣和曹伟均表示,3·15的曝光,必然唤醒消费者在直播世界的维权意识,促使行业协会、直播平台等机构加强对直播从业人员、直播行为的管理和监督,并在一定程度上推进立法部门和主管部门的立法规范、细化管理。

2022年,直播行业将被进一步洗牌,已成为了行业共识。

2021年年底,雪梨、薇娅、张庭等头部主播先后被查,行业合规监管正在趋紧,门槛将逐步提高,“领跑的人会越来越讲规矩”,徐欣说。

*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徐欣为化名。

作者:苏琦;编辑:金玙璠;公众号:开菠萝财经

本文由 @开菠萝财经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
题图来自Unsplash,基于CC0协议

公众号:fuyeying88(长按复制)

本文来自:孤狼,不代表展风网立场!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533378009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